2016年的回顾──忐忑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01月06日 07:54 已有0条评论

岁末年初,国外着名的字典出版社常常会选择一个词来对过去的一年进行总结。

《牛津字典》出版社对2016年的总结是──“后真相”(post-truth)。所谓“后真相”,是形容当今社会逐渐步入以“雄辩胜于事实”取代“事实胜于雄辩”的年代。换句话说,如今为了获得社会大众更多的共鸣与支持,许多政客或意见领袖不再去千方百计地寻找真相,而是想方设法地去巩固“我执”,哪怕那是偏见,甚至是被扭曲的真相。曾几何时,“说事实”还是一套受人追捧的晚装,但现在人们已把“说胡话”打造成2016年最吸引眼球的潮牌。

对于《剑桥字典》来说,2016年则被视为是“妄想症”(paranoid)的年号;而美国《韦氏大字典》更把这一年称为“超现实主义”(surreal)。的确,我们以前在大荧幕看到的《未来战士》或《机器人总动员》已经不仅只存在于电影与幻想里,因为人工智能现在已经发展到可以替人类分担一部份复杂工作的地步。

例如,当你我还在考虑到底是购买传统的汽油车还是近来流行的充电车时,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的马路上进行各种测试;而亚马逊更是早已开始使用遥控飞行器来为偏远地区送货,并开始以亲民的价格向用户们销售家用型人工智能“管家”。尽管这些“管家”暂时还不能替人们解决烧饭煮菜的问题,但是对于每日行程、查阅交通与天气、播放歌曲或电影等等任务的管理与执行却已不在话下。另外,最有意思的或许是谷歌,其将使用击败韩国国际象棋好手的人工智能与伦敦的医院合作,携手改善人类健康。

如果我们暂且将人工智能可能给人类带来的麻烦放一边,至少我们可以想象,经常发生自杀的富士康厂房里,兴许不久将有机器人来代替工人,毕竟前者不仅可以连续作业多日而毫无怨言,还能保证极高的准确率。但作为誓要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大陆来说,人工智能的到来势必带来新的挑战,比方说,如何妥善安置被机器人所代替的工人?

回到2016年的总结词,“Dictionary.com”给出的是“仇外”(xenophobia)。而英国《柯林字典》虽也认为在发达国家中,社会分化实际上要比社会老化更为严重,但还是认为英国在2016年有另一个词更为全世界所知,那就是“脱欧”(Brexit)。话说回来,在过往一年中,我们的确看到了很多社会分化的升级。比如说,美国虽然出现了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但并不意味着美国警察对黑人的偏见射杀就在其任内消失,毕竟种族分化问题可以追溯至美国建国之前的历史;此外,尽管大家千呼万唤美国即将会出现第一位女总统,但我们发现这场竞选却变成了一场能力主义与公平主义的较量。最终,美国选了一个崇尚“后真相”主义的商人川普。当然,有人会说尽管美国女总统梦碎,但起码在其他国家女性还是站到国家的第一线。然而,那些女首领们的政治道路也是布满荆棘:巴西前女总统已经被弹劾下台,韩国女总统也将要被弹劾下台,德国女总理对叙利亚难民的仁心变成了其德国民调的恶梦,而台湾的蔡英文在上任之后其声望也是接连下跌。除了男女性别的“公平主义”之外,我们还有另外一种“公平”不断地在叫响,那就是疯狂的恐怖主义,而其制造的不安依然深深地笼罩在欧洲各国。因此,当一个民主社会四分五裂时,民粹主义便从中获得了最好的“养分”。此时,民粹主义举旗吶喊:“你看,我们原本和谐的生活都被‘那些人’给破坏了。都是那些人的错!”只是,那些人是谁?没错,凡是外来的就是“那些人”。

也正是因为“那些人”,英国过半数的民众选择了“脱欧”,尽管对许多英国民众来说,他们从没想过英国会有一天离开欧盟。只是,“脱欧”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也不是一道容易的计算题。就好比,有人会算英国一年要交多少“盟费”,而这个联盟又为英国带来多少回报;而当回报似乎微乎其微时,英国民众又开始质疑这“盟”结得值当吗?有些人能举出留欧的好处,但另外一些人也能同时举出脱欧的优势。无论如何,民意为英国确立了最终的方向。也许这并不一定是最好的决定,但我们或许可以通过英国在巴西奥运会的傲人成绩看到希望并激励自己:这就是我们的2016,有得有失,但我们依然可以坚信走自己的路。

除了“脱欧”,还有一个词更加适合2016年的英国,那就是忐忑。不仅是英国,甚至是对世界各地来说,在过往的一年,又有谁不是怀揣着这样的一种感觉呢?

标签:英国,回顾,忐忑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