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票”的民主幻影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05月13日 08:41 已有0条评论

在美剧《纸牌屋》第五季的预告片中,男主角法兰西斯·安德伍德(Francis Underwood)对其妻子有一段独白:“美国人民不知道什么是对他们最好。但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究竟需要什么。克莱儿(安德伍德的妻子),他们就像是幼小的孩子,我们得握住他们黏黏的小手指,帮他们把嘴巴搽干净,教他们辨别是非对错,告诉他们如何去思考、感觉,还有需要什么。他们甚至要有人帮忙编织梦想,打造他们最深的恐惧。他们真幸运,因为他们有我,也有你。”

在民主选举行程挤满的今天,安德伍德的这一段独白似乎又再一次提醒我们,什幺才是民主政治的诉求。也许会有人说,显而易见,这个诉求就是民主本身。或许的确如此。不然人们为何总是对“一人一票”的投票制度情有独锺。只是,大多情况下,这个所谓“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不见得就能够产生出人们认为的“理性”或是“良性”的结果。

遥想十七年前,在台湾的“总统”选举中,凭藉人民的一人一票,陈水扁当选,只是自他上任后,台湾的经济发展却几乎空转八年之久。而就在去年,同样也是一人一票,英国就此走上了与欧盟一拍两散的不归路。假如说,脱离欧盟这一选择,真的如公投前,政、界、学界所向人们警示的一般,对英国的经济是灾难性的话,那么一人一票的制度,显然是没能避免人们的一时冲动。

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从来都不赞成一人一票的民主诉求。在他看来,“一人一票”代表的并不就是民主,相反它不过是让每个人有一个扬声器,但即便有再多的扬声器,对于真正解决繁缛的政治问题来说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问题是属于“政治”范畴的呢?如果执政党与反对党对彼此厌恶至极,双方利用各种民生问题互相攻击、永不妥协,到头来最终受苦的会是谁呢?或许有人认为,“两败俱伤”才是民主进步的标准。但当两党不仅永远无法达成协议,甚至为反对而反对,令政府无法作业的话,这究竟是民主政治的进步,还是退步?

在本届法国总统选举中,人们似乎再一次地体会到民主的胜利。但悲观来说,这或许是另一个民主政治失败的例子。何出此言?

让我们回顾一下。在法国大选的第一阶段,传统政治党派的候选人可谓全军覆没;而在进入第二阶段时,法国人民最终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出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结果一出,不少媒体便指出,像法国这样的选举制度,即进行两轮的“一人一票”,应该大力推广;毕竟,两轮选举下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选民的一时冲动。

然而,撇开这所谓的积极面,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一人一票”其实只是让“理想主义”获取胜利?法国人民在大选中选择了一个非传统政治党派的候选人,是否意味着,人们已经对传统的政治人物产生厌倦,更寄望一个崭新的政治力量将自己的国家引领向光明大道?然而,当面对残酷的现实时,这种“理想主义”是否还能奏效?要知道,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在国会中还没有一名议员来自自己的党派。也就是说,在他上任后第一时间要做的,或许不太可能是实现他在竞选时的承诺,而是要与那些国会议席中的传统派们进行“妥协”。若是如此,那幺也就意味着,民主政治“真正需求”的问题依然无法得到解决。

这样说来,若要仅仅满足所谓“民主”的需求,或许是可以通过“一人一票”来选择领导人;但是,若要满足“民主政治”的真正需求,则需要一个能够把自己的拥护者、朋友,有时候甚至是敌人,得以联合在一起的领导者。

的确,人民是可以要求其领导者必须清廉,也可以要求其关心贫苦大众,还可以要求其拥有广阔的国际视野,更可以要求其藏富于民,甚至可以要求其长得帅或漂亮、能够掌握多国语言。只是,当这个领导人符合了人民所有的幻想,却无法控制国会,更无法将朋友与敌人同时邀请到自己的宴席上时,这样的领导人难道不是通过“一人一票”所选出来的“幻影”而已吗?当那“幻影”破灭时,那条期许已久的光明之路又将在何方?

标签:法国,选举,民主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