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一份最后也是最好的礼物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08月07日 04:51 已有0条评论

在中国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过零丁洋》诗集中,有这样一句话:“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它可以理解为:自古以来,每个人都终究一死,但最重要的是要能以赤诚之心照耀历史。尽管这句英雄的话语早已深入民心,但大部分现代人仍然坚持另一个“谁无死”版本:“人生自古谁无死,能留一天算一天”。

的确,我们认为人活着就要有意义、有价值。但当我们把“意义”与“价值”从生命中移除的话,我们是否就应该不活了?非也。因为,无论如何我们都仍会坚持求生,否则怎会有“好死不如赖活着”一说。

很多人说,我们对生命的这种“坚持”是来自于当年的秦始皇,因为他曾苦苦寻觅长生不老之丹药,故此我们也从中继承了这一文化,变成了一个对生命有“坚持”的民族。但很明显,这并非我们民族所独有的,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正如,近来在英国,我们也看到了对生命有着同样“坚持”的三口之家。

上周五,英国男婴查理·贾德(Charlie Gard)牵起的一场“生命风波”伴随着他的离世终告一段落。据悉,小查理出生之后,就被诊断罹患有天生的罕见遗传病,他的全身肌肉、脑部及肾脏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严重损害。因此,小查理必须依靠生命维持机才能继续生存着。

鉴于此,治疗小查理医生认为,既然小查理已遭受了不可逆转的脑创伤,所以其家人应该拔除那些仪器,让小查理有尊严地死去。但由于人们对于生命的“坚持”,此处医生的建议显然是难以接受。

对小查理的父母来说,小查理存活的当下,就代表着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于是,是否应该继续治疗小查理,是否应该让小查理出国接受实验性的治疗,是否应该让小查理有尊严地死去,是否能让小查理在家中死去等等的议题,都变成了一个个高等法院的案子。

对于那些对小查理生命有“坚持”的人来说,上述议题简直是不可理喻。毕竟,在其眼中看来,难道这个社会已经沦落到连一个婴儿也要见死不救的地步吗?此外,他们还认为,那些赞同医生“拔管论”的人们,都是没有同理心的围观群众,因为事不关己;倘若有一天,当你的小孩或是你亲朋友好的小孩遭遇小查理的悲剧时,你是否还能如此“站着说话不腰疼”?

的确,对于生命的“坚持”这一议题,最残忍的考量其实在于当我们面临的是自己的至亲至爱时。我们不仅希望每一个小孩都健康长大,我们甚至希望每一位老人都长命百岁。但我们却又都知道“人生自古谁无死”。那么,重点是我们要如何活着?是苟延残喘地藉助机器而“赖活着”,还是体面安详地顺应自然地“好死去”?有的时候,或许我们分不清究竟对生命的那一份“坚持”是源于仍然在世的我们,还是源于病榻上早已失去知觉的对方。

由小查理引起的这场“生命风波”,的确提醒着我们如何去对待每一位的临终者,无论是稚嫩的孩童,还是年迈的老人。曾经在医院的病房中探望一位早已丧失自主呼吸的昏迷老人。护工每次帮其翻身时,则需将老人的衣服扒一扒,而老人唯在这时,会出现下意识地反抗,因为此生向来威严的他并不想把自己的裸露身体“展示”给外人,甚至是家人。

倘若,那位老人早已立下遗嘱,明确安乐死,是否会走得更有尊严?毕竟,“杀死”自己父亲的恶名或许没有哪位子女愿意背负。而每当子女在临终老人耳边央求老人坚持时,老人眼角流下的泪水,究竟是因为感动于儿女们的孝顺,还是因为痛苦于自己的苟且?

对于我们来说,死亡向来是最为避讳的话题,就连孔子也曾说过“未知生,焉知死”。的确,对于生命,我们很难说服自己“有舍方有得”,也没有人愿意放弃即便是只有一丝的希望。

但是,我们不妨通过小查理的故事,让自己试着慢慢去接受,放手也许是你给予你至爱的人一份最好的礼物。

标签:英国,查理·贾德,生命,死亡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