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男波杰克》第四季的小挫败和大变化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7年09月25日 06:48 已有0条评论

无法浇灭要给《马男波杰克》写一篇影评的冲动,因为我实在是这个剧集系列的死忠粉,对它的赞赏几乎到了可以对着全世界大声宣布“马男之外无动画剧”的程度。9月8日星期六剧集第四季发布,身在大陆的我翻墙不成便干脆直接在当晚飞回台湾,走得匆忙连手提电脑都忘了带走,回家后只好在弟弟的PS4上下载了Netflix,连刷一个通宵把剧看完,然后把整季都下载到手机里,第二天飞回上海的同时也没忘了在路上二刷,疯魔至此,大概在全世界的粉丝里也算排的上号吧?

不过有趣的是,这部剧集在西方观众中还算是小众,其流行程度与同样只播出了不到五季的《瑞克和莫提》(Rick and Morty)来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虽然我个人也承认后者实在也是一部水准极高的作品——反倒是东亚观众为之如醉如痴,尤其是中国,因为“丧文化”的流行,无数公众号把波杰克的丧言论奉为圭臬,炮制了无数“十万加”,甚至前段时间《私享家》的专题介绍中也把《马男波杰克》称为中国丧文化的一个代表人物,我觉得是很不妥的,因为这种说法实在是把这部出类拔萃的剧集简单化了。如果这部剧深深打动你的只是营销号转发的几张“毒鸡汤”台词截图,或者朋友圈里一片排山倒海的“丧”,那么你错过的实在太多了。这部剧集其实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对娱乐至死社会的反思,对妇女权益的思考,对家庭伦理的讨论,对政治体制的讽刺……等等等等,虽然具体到每一个议题,剧集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水平也有高低起伏:有时候能让人拍案叫绝,有时候也显得流于表面。但总而言之,我认为“丧”实在算不得《马男波杰克》这四年来呈献给全世界观众的唯一主题,甚至连其中重要的主题都算不上。

言归正传,延迟了一小段时间的第四季马男到底水平如何呢?实话说,我本人对这一季是略有失望的,也许因为上一季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都实实在在做到了极致。不可忽略的是,2016年发生的一切对整个美国社会乃至全世界的震动实在是太大,以至于17年度所有的电影、电视甚至戏剧都在源源不断地讨论上一年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无数癫狂,这使得观众们从三月开始就一直在所有影视作品里一遍一遍咀嚼那些政治素材,嚼了整整六个月之后,实在是有点腻味了。而第四季的《马男波杰克》在政治隐喻上做的实在算不得突出,男三号花生酱先生参与竞选的闹剧从一开始就有点没头没脑:作为好莱坞二线明星,他一没有政治敏感,天生不是这块料,二来也没有任何的政治资本。虽然上一季的末尾他确实成为了城市英雄,但拯救的城市却是海底城而不是洛杉矶。当然,《马男》的动画展现形式本来也算是无厘头喜剧,逻辑生硬不是问题,但之后关于这场州长竞选闹剧的展开,唯一的亮点可能就是第一季那一番修宪和滑雪竞赛,之后无论是地底世界的风波还是“不吃鳄梨丢了州长”的桥段,都显得老套而力量不足。我尤其不满的是现任州长Woodchuck的形象,出身精英、多项全能、专业礼貌甚至还人格高尚,除了讲话有点拿腔拿调之外几乎是个完美先生,这与我印象中口蜜腹剑的美国建制派可完全不像。而戏剧影视历史上的无数经验也告诉我们,如果一个角色一点问题都没有,那这个形象也必然不会真实。Woodchuck的完美表现让我开始觉得,力挺民主党建制派的好莱坞编剧们在希拉里输掉选举之后已经有点失心疯了——如果希拉里真的有Woodchuck这般完美无缺,那么无论美国这个在过去的一年中被口诛笔伐了无数遍的政治制度再怎么不堪,她也必然不会输掉选举的。

撇开政治议题不谈,本季《马男》结构上的一个问题是失去主线索。如果说第一季的主线是略有点散漫中年危机(作为第一季,主线略散其实没有关系,反而会让人们发现剧集的更多亮点,比如被传颂了无数遍的“丧”),第二季的主线则是极为明晰的拍摄《骄马》电影,第三季是紧随着第二季的角逐奥斯卡奖大战,而且交待得极为完整,从第二季末电影的大获成功,到中间四处拉票的种种插科打诨,直至最后的疯狂和直线陨落,剧情起伏几乎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再加上如海洋城之旅的形式上的神来之笔,节奏无懈可击,自然让观众瞠目叫绝。但第三季的完美其实是留下隐患的——当波杰克失魂落魄、远走高飞之后,下一季怎么把他圆回来?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个隐患视作是下一季的最佳悬念,如果是我来编剧,可能就会开启一条全新的故事线,用整整一季,或至少是十集的时间让波杰克重返旧舞台。不过这样做风险太大,于是我们看到了第四季用第二集给我们交待了波杰克母亲碧翠丝破碎的家庭,也让观众知道了一个问题原生家庭的隐患很大程度上来自上一辈家庭,同时新角色,波杰克的“女儿”也走到台前,把第四季的主线正式确定为州长竞选和女儿寻亲这两条同时进行的故事线。

就如我在上面说的,州长竞选这条线算不得成功,那么女儿寻亲呢?坦率地说,这一条故事线本身还是保持了剧集的高水准。荒诞(波杰克的“女儿”被八个同性恋男人组成的家庭抚养长大)、虐心(波杰克之母的家庭风波以及他本人的悲惨童年)、现实讽刺(波杰克被迫参加极其物化女性的真人秀)、笑料(波杰克被迫与一众旧情人见面)等等元素都重新出现,剧情也颇为流畅。但主要问题在于,相比起角逐奥斯卡这样明确目的相比,寻亲故事线的紧迫性不强,因而观众对揭开悬念的盼望也不够迫切,所以整体节奏的把握与第三季比起来也差了不少。大概这也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老剧迷觉得这季不够精彩的原因。

不过,《马男》第四季中最大的变化显然不仅仅是主线剧情,而是剧情背后的主题——这一季的马男不再致郁,反而有了一丝丝治愈的味道。让所有剧迷没想到的是,这季意外地给了波杰克一个好结局。他没有像以往那样,一次又一次把事情搞砸然后自怜自艾。这一次他终于在无数次做错和浪费时间之后做了正确的事,尽管显得笨手笨脚,却让人有点感动。虽然一些以品尝”丧“为目的的观剧者有些不满,但我认为编剧也做了正确的事——人总不可能丧一辈子,那些真的丧了一辈子的人,他们的故事拍成电视剧也是毫无意义的。虚无主义的本质并不是放下这个毫无意义的世界,就此成为行尸走肉,而是在虚无之中仍然找到生活的勇气。正如罗曼·罗南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标签:马男波杰克,第四季,挫折,变化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