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中国 > 百姓中国:正义从不会从天而降

百姓中国:正义从不会从天而降

2016年12月09日 04:51我有话说(236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高尔夫球被一杆挥到一个深水潭里,11年后一个淘气的男孩游泳时把它拾起,放在了球洞旁边。又过了11年,这个球才被如愿打进洞里。

12月2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而聂树斌21年前就已被执行枪决。

1994年8月,河北石家庄一名女子被人强奸杀害。在作案时间不能确认,作案工具来源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不能确认,被抓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缺失,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以上据最高院改判聂树斌无罪公告)的前提下,21岁的聂树斌被抓并于次年判了死刑。

11年后,在河南荥阳一个叫王书金的案犯被抓后,他交代自己先后奸杀4名女子,其中就包括判聂树斌奸杀的这名女子。当地公安局将其押到现场指认,虽时隔11年,其指认细节与当时案发后卷宗记录高度吻合。

《河南商报》随即于当年3月15日发出《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新闻报道。总编辑马云龙为了避免被封杀,同时将稿件发给全国200多家报纸,聂树斌案一夜之间火遍全国。再也无法兜住。

随着媒体的曝光,河北省政法委组成工作组,重新调查聂树斌案,承诺争取一个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报告。但从2007年底接受聂母申诉到2014年12月的七年间,河北高院对聂案的复查纹丝未动。

与此同时2007年4月杀人犯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玉米地奸杀案为由向河北高院提出上诉,7月河北高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王书金案一审开庭,检方没有提他所诉一案,他欲主动供述,被法官打断。王书金不服,二审上诉要求加上此案。

二审期间,河北政法委工作组要他别趟聂树斌案的浑水。在以竹劈打脸、木板抽脚心、用刑讯逼其翻供的同时,还跟他说只要不承认石家庄死者是他杀的,就给和他同居的女友和孩子找工作、吃低保,甚至要他承认自己只是和死者发生了性关系(新京报,郑成月:正义来得有些迟,2016年12月3日)。面对无数的威逼利诱,王书金始终没有反口。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王书金为聂树斌所能做的已到了尽头。从荥阳市治安检查意外落网的那个夜晚开始,到聂树斌被无罪宣判,11年里,王书金一直坚称奸杀康菊花案系自己所为。这个人用仅存的一点良知捍卫了做人的底线。

与此同时历经9年后,聂树斌案的正面战场终于看到一丝曙光。 2014年12月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此后复查四度延期,2015年4月山东省高院决定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案发21年后,聂案代理律师陈光武等才第一次获准查阅完整卷宗。听证会上上演了世界法制史上难得的奇观,检方和律师角色互换,律师竭力指控王书金杀了人,检方玩命证明他不是凶犯。两天后,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洪道德教授表示,聂案关于犯罪工具、犯罪过程和现场发现的情况高度吻合。借媒体抢先一步给聂案定调。

焦点访谈的播出,令聂案代理律师陈光武等感觉到了危机,将聂案18本案卷材料公布天下,阻止山东高院想作出“驳回申诉、维持原判”的复查结论。与此同时,江平、贺卫方等法学人和新京报南方系各媒体纷纷就此发言,迫于强大的民意压力,2015年9月山东高院对外宣布,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次延长复查期限3个月。 

直至2016年4月,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聂案复审最大的一座山终于被搬除。此后不到两个月,6月上旬最高法院的法官就把再审决定书送到了聂树斌母亲的手里。12月2日,最高院聂案的无罪通知就下发了。难以想象,这个历时21年经历了无数难以想象折腾的案子进入真正正常的审判程序,竟然无须半年。

聂案的反正与社会各方的努力推动分不开,但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的失势才是聂案得以昭雪的主要原因,从2007至2014年年间,河北高院对聂案的复查纹丝未动正是张越调任河北后。而这次的平反也只是一次意外,因为他的落马了。所谓的迟到的正义只是一个偶然因子的闪现。

但这并不应成为沮丧的理由,必须坚信,每一场罪恶都有源头,每一个正义都不会从天而降。

 

(作者:石林)
标签:中国,聂树斌案,正义,不会从天而降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