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生活 > 文化 > “猜火车一代”的绝望与迷思

“猜火车一代”的绝望与迷思

2017年02月17日 04:19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选择生活,选一份工作,选个事业,选择组件家庭,选一台他妈的大彩电,选堆洗衣机、汽车、吸入式光碟机,选择健康、低胆固醇和牙医保险,选择住房按揭,选择你的朋友,选择套装、便服和行李,选择分期付款和三件套西装,选择收看无聊的游戏节目,选择边看边把垃圾食品塞进嘴里......选择你的未来,选择生命……太多选择,你选择什么,我选择不选择生活,去选点别的东西。理由呢?我没有理由——有了海洛因,你还想要什么理由?”

这是二十年前的英国电影《猜火车》开头的独白。《猜火车》是英国一部备受争议的片子——有人说它“引人吸毒”。大约这片子中没有苦口婆心的家长式人物在里面,没有道德的矛盾冲突,没有观众意料中最后赏善罚恶的大审判,甚至没有真正的幡然悔悟,所有的故事都用一种冷静的镜头语言娓娓道来。这部影响力极大的电影来自于苏格兰作家欧文·威尔士(Irvine Welsh)的同名小说。威尔士在1959年出生于爱丁堡的沿海区域Leith,在青年时代目睹了充斥着绝望、虚无和海洛因滥用的爱丁堡,并在1993年把这些经历浓缩到了他的小说处女作中,顿时引起了轰动。很快,导演丹尼·博伊尔将该书成功搬上了大荧幕,更是让让电影版获得了世界性的影响和争议。《猜火车》最被人抨击的是对吸毒过程的细腻描写。无论是烟吸、烫吸、鼻嗅,还是口服、注射,甚至还有直接是塞入直肠的胶囊式毒品,以及对于吸毒之后迷幻状态与景象的生动镜头语言,简直可谓一本吸毒者的百科全书,虽然是故事片,却显得比纪录片更为真实。

 

(Leith港区)

电影上映二十年后,其续作《猜火车2》也在近期重回银幕,这部续作全部由原班人马出演,戏中的时间和现实中一样过去了二十年。原作中吸毒叛逆的少年们,也要面对自己的中年危机。这不仅激起了广大影迷的集体回忆,也让身处英国的人重新想起“猜火车一代”——深陷毒品之中的一代人。

 

(《猜火车》海报)

在1970年代晚期到1980年代,海洛因在英国的风靡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尤其在是社会下层的青年人中。从1978年到1983年的五年间,全英国海洛因上瘾者的数量竟然整整翻了三番,同时欧洲的其他国家也经历了类似的问题。欧洲的这一股海洛因狂潮可能是“后工业时代”的副产品,在全球化大潮的席卷之下,传统工业纷纷迁至后发的亚洲国家,而许多重要的欧洲工业城市却随之衰落——格拉斯哥,曼彻斯特,爱丁堡和威尔士谷区均是这一波衰退中受害比较明显的地方,失业率飙升,带来人群中普遍蔓延的绝望情绪。1980年代的年轻人受影响尤甚,到了1985年全国有超过一百万的青年人口需要靠福利救济度日,可以想象到海洛因等毒品在这部分人群中的滥用情况。

 

(《猜火车》剧照)

与失业大潮几乎同时到来的,是七十年代风风火火的朋克运动。年青一代对经济上的困局毫无办法,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因而产生了朋克这种愤怒的亚文化,大片大片的西方年轻人滑入虚无主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新型的亚文化形式和海洛因的作用其实颇为相似——它们都为这个时代的民众提供了一种逃避绝望现实的途径。作为《猜火车》故事的发生地,爱丁堡是个特殊又典型的样本。这座城市的居民们早在1693年就开始使用鸦片制品,而在鸦片成为清帝国不惜诉之战争也要禁绝的“万恶之首”时,它在英帝国治下的爱丁堡也渐成气候。到了1884年,海洛因被提纯出来,爱丁堡迅速成为了其主要产地之一,这一“产业”甚至延续到今天仍未断绝。不过到“猜火车”一代深陷毒瘾不能自拔的时代,他们消费的海洛因却多进口自巴基斯坦等地,因为产自那些地方的海洛因更加便宜。能够让人脱离现实的海洛因显得吸引力十足,正如同《猜火车》中所说的那样,这一代人并不在乎现实生活,他们质问着父母一辈被奴役的生活有何意义,唾弃上一代的价值观,对一切现实生活表示不屑。极端者甚至有“如果维生素C不合法,我们就吸维生素C。(We would have injected vitamin C, if only they'd made it illegal)”的说法,显然,生理性的上瘾只是一部分原因,他们吸毒还有更加重要而绝望的原因,就是背叛社会。

 

(Muirhouse, 爱丁堡的贫民区,也是电影故事发生的地点之一)

但海洛因不仅能让人的精神短暂脱离现实,还会将加倍沉重的包裹再次甩向人们因吸毒而不断变得羸弱的身体,尤其对于依赖于注射海洛因的吸毒者来说。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了艾滋病,患病者的比例在1986年甚至达到了让人又惊又惧的50%。恐怖的阴云有如中世纪的黑死病,让政府不得不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打击毒品滥用。然而海洛因却在90年代再次掀起了全国性的狂热,直到1996年《猜火车》电影引起了全社会对毒品的重视,但即使如此,强大的惯性仍然使得海洛因使用者的数字继续增长,直到另一个十年之后达到顶峰——令人咂舌的33万人,几乎占去英国人口的5%。当然,这十年之中已经有许多变化让数字的增长减缓:不断加强的毒品管治,对毒瘾治疗的巨大投入,经济情况的好转,全民医疗的普及和福利政策的调整,等等。但无论如何,当这个可怕的数字终于开始慢慢下降时,离第一代“猜火车”青年开始接触毒品已经过去三十年了。

 

(Muirhouse的高层公屋)

在《猜火车》电影的结尾,主角“青头”选择了抛弃毒品,离开英国,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但显然不是每一个“猜火车一代”都有这份幸运。这一辈人当中超过四分之一已经去世,死因大多和吸毒有关,他们之中许多人的死亡都成为地方报纸快讯中的题材——作为又一个“猜火车一代”中因为长期吸毒而导致过早衰老,颓然倒地的新例子。而幸存者中又有近半仍在毒瘾中苦苦挣扎。他们大多继续生活在贫民区,仍然靠救济和薪水卑微的工作为生。近年来,英国各界对这部分人群的讨论亦为数不少,但是有效的具体举措却仍然欠奉。不知道在《猜火车2》中丹尼·博伊尔还能不能向前作那样,将这一代人的生存状况再次赤裸裸地展现给公众,引发另一轮大讨论?

 

(猜火车2剧照)

《猜火车》经典台词:"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 Choose washing 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c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 openers. Choose good health, low cholesterol and dental insurance. Choose fixed-interest mortgage repayments. Choose a starter home. Choose your friends. Choose leisurewear and matching luggage. Choose a three-piece suite on hire purchase in a range of fucking fabrics. Choose DIY and wondering who you are on a Sunday morning ... Choose life ... But why would I want to do a thing like that?"

(作者:)
标签:“猜火车一代”,绝望,迷思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