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画“魂”——专访手摹古画第一人张惠榕

画“魂”——专访手摹古画第一人张惠榕

2017年02月17日 05:14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2017年1月31日,当代中国手摹古画艺术家张惠榕女士携手摹古画《清明上河图》亮相英国伯恩茅斯(Bournemouth)博物馆,开展为期两周的《张惠榕:唐、宋古画手摹作品》展。展览期间,张惠榕接受了英中时报的专访,谈艺术创作,古画的传承及保护。

张惠榕,字婵秋,福建福州人,毕业于中国首都师范大学人物工笔研究生班。现为中国国画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画协会会员,擅长中国古画研究二次创作仿真手摹古画,被誉为中国美术界“手摹仿真创作古画”第一人。代表作有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原尺寸手摹版及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原尺寸手摹版。2016年受邀参加美国纽约第38届国际艺术博览会并获国际最佳艺术家奖。

 

“真迹般的灵魂视感”

手摹一词对于大部分读者还很陌生,很容易与临摹混淆。张惠榕表示,手摹和临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然二者都是在最大限度上还原作品,但无论是在创作技法和受众观感上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手摹讲究的是传神,是读、研、作;而临摹注重的是刻形,是描、临、抄。临摹作品只能让观众看到的与原作一致的人物形态、服饰花纹、场景布置,而手摹作品则同时能让观众感受到作品的灵魂以及背后历经沧桑的历史感。”

在创作过程中,手摹与临摹也有着步骤上的差异。张惠榕告诉记者,临摹准备时间短,上手就画。手摹最重要的是“读画”、“研画”,而不是最终的“作画”。“一张古画从白纸开始到最终印章结束,是一个作者灵魂抽离的过程。那么还原古画最开始的一点,并不应该是对线条进行描摹,而应该是对作者的灵魂进行了解,这就是我理解的‘读画’。每次读画我都会问自己一些问题:画家为什么要呈现这幅画;画面里的人物都是谁;他们正在做什么;甚至我会问自己,如果你是他,你在想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往往并不在画面本身,而是在相关的历史文献资料中,这就要求我不断的查阅,不断的积累,逐渐的在脑海中勾勒作者创作的那个年代,最终达到还原作者的“忘我”状态,以实现原作者当时‘灵魂的抽离’。”

除读画外,“研画”也是张惠榕手摹的重要步骤。“当你还原成为画家本身,就需要开始考虑色彩、材质等问题。我们现在是在百年、千年后还原古画,那么我们就要通过颜料的使用来体现这种时代的沧桑感。”

现代化学颜料过于刺激也不易保存,为此,张惠榕较为大胆地采用中草药、茶叶为颜料,不断地搭配,以调和最为适中的色调。“植物色的使用能够最大限度地接近古画的色彩,并且能够给人的肉眼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历史厚重感”。研画之后的作画过程仍需历经设稿、初描、祛色等十一道工序的上千遍反复,才能最终呈现给观众一种“真迹般的灵魂视感”。

手工传承精神遗产

 

图:伯恩茅斯市长及夫人亲临画展,右三为张惠榕。

依照这一系列繁琐的步骤,张惠榕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手摹创作。她告诉记者,之所以这么“义无反顾”,是源于对中国古画保护的一种责任与义务。“可能大多数读者观众都不太清楚,再精美的古画都是有年限的,卷本的寿命一般是八百年,织本的寿命最多也就是一千多年。也就是说,现在市面上大多的古画已经过了保存年限,将会逐渐的破损、老化、腐烂直至消失,这对于国家、文化来讲都是极大的损失和遗憾。”

“我最担心的就是《清明上河图》。”张惠榕告诉记者,“我年轻的时候记得《清明上河图》是长期展出供读者欣赏的,但后来随着文物的老化,展出间隔逐渐拉长,两年一次,五年一次,未来很有可能十年一次或者不再展出。我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传世名画在我们这代人手中消失。”

尽管现代科技能够制作出水平极高的复制品,但作为一个画家,张惠榕坚信艺术的灵魂需要靠手工去创造。“其实画作老化损毁最可惜的不单单是作品本身,而更多的是作品所代表的年代、灵魂和价值。我之所以选择手摹,就是因为我想传承这一精神层面的遗产。作品的灵魂是机器生产不了的,必须通过我们个人的双手、灵魂去刻画。”

古画无国界

“说实话,起初我对于中国古画在国际上的传播交流并没有什么预期。”张惠榕表示,“因为毕竟语言文化的差异会造成艺术赏析上的理解偏差,我也不幻想外国观众能够像我们一样珍视、认可中国古画。“ 然而,令张惠榕意想不到的是,她的手摹古画在国外受到了极大的好评,她也凭借手摹古画在500多位世界知名艺术家云集的第38届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上脱颖而出,一举拿下最佳国际艺术家的殊荣。“我想说,中国古画在世界上是无国界的,这个奖项其实是对于我们中国古画的一种肯定”。张惠榕表示,无论是评委还是观众在欣赏古画的时候都不需要太多的讲解和介绍。“这就是古画的魅力,一幅带有灵魂的作品能够与观众进行无声的交流。”

张惠蓉还告诉记者,在这次伯恩茅斯展览中,有一对老夫妇在欣赏张惠榕的作品时声泪俱下。“那是一对年迈的英国夫妇,”她回忆道,“老妇人告诉我她的祖辈曾经参与过八国联军的侵华事件,并私自收敛了部分中国古画,所以她从小就看过这些作品。出于对古画的尊敬和祖辈良心的谴责,她早年间多次将文物归还给中国,所以今天看到这些手摹作品她十分激动和亲切。她说她很难相信这些古画是我画的,简直就跟当年她祖辈带回来的作品一样。”

据了解,张惠榕未来在伦敦的个人画展也在初期准备当中。对此,她表示画画外的事情她不管。“展览的具体事宜我不想参与,我只知道这次我已经离家太久了,我想画画,还有很多的中国古画需要我们的保护。”

 

(作者:实习记者 沙海洋)
标签:画“魂”,手摹古画,张惠榕

相关阅读

人物头条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