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混乱时代,如何找到人生意义?

混乱时代,如何找到人生意义?

2017年04月14日 05:34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这是一个看起来类似“心灵鸡汤”的命题。但是王载宝博士研究了40年,临床治疗与学术研究,在这个命题上,做了几乎一辈子。

我久闻他的大名。在心理学领域,如果研究“意义”,他的书几乎是圣经。他很活跃,在Facebook上面更新很快,和粉丝,学生的互动非常多,是一个乐于分享的人。而我关注他,还因为,他是一个华裔。他在加拿大住了50年。

被心理学选择

我问他,为什么成为一个心理学家?他说,是心理学选择了他。从小,他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害怕父母离世,担心他自己不能照顾好自己,对于死亡,他很早就有深深的戒备。而他也对人、对动机与行为好奇,想知道背后的原因,天性使然,他也很喜欢帮助他人,那么成为心理学家,很重要的任务是帮助人走出困境与泥潭。“这个给我成就感,以及幸福感。”他笑着说。

他爱笑。你看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乐呵呵的,跟周伯通一样,像个老顽童。这样的乐天知命,背后却是艰辛。他今年4月将迎来80岁生日。我让他给自己的人生打分,他只打了7分,“其实我的人生充满了艰辛与异议。”他说。只有一个看淡挫折,知晓人生来去的老人,才能这么乐天、乐观、笑得爽透。

他选择了冷僻的课题,生死于接受,人生意义,一做就是几十年。他被人称为生死博士、意义博士。

谈起意义,有一个人不得不提,维克多·弗兰克(Victor Franker), 根据在纳粹集中营的经历,他写了一本书《意义的追寻》(Men’s search for meaning),看人们如何熬过困苦,唯有意义。王载宝继承了这个研究,并整合出了一套让人找到意义的方法,人称“意义疗法”。

 

人生意义是什么?

常常有人跟我抱怨,说生活无趣,没有方向,没有意义。那么,意义,会是一个导向。

有离婚的父亲顶住了婚姻崩溃的压力,工作繁杂的苦累,他说,“因为我有女儿要抚养。”这就是他的意义支撑。

有学生辛苦读书,熬图书馆,寒窗数载,在国外一个人坚持,论文改了又改,而她并不觉得苦,因为她热爱自己做的课题,热爱查资料,写论文,这让她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她一个人租住在郊区,冬天房子是冷的、空的,她常常午夜回去,但不觉得孤单。几年读书,她靠业余教学,给自己挣足了生活费。我很意外,我一直以为她完全靠父母支撑学业。这样一个朋友,我真心敬佩。那么她的意义,就是享受做学术调研的过程。

人的意义各有不同,有大有小。适合自己就好,是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就好。

王载宝博士也提供了一些具体的问答方法,帮助人找到生活的意义。比如,你最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拥有什么样的家庭?你想从有限的生命中获取什么?你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理想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等等。从人生的各个方面自我询问,写下来,慢慢去实现,你会找到自己的人生地图。

幸福秘诀

当谈及什么是人生幸福的秘诀时,他说其实并不是秘诀,问题是很多人即使知道也不会去做。简单来说,有几个部分:1,从事你擅长并热爱的工作。2,为一个值得的人生目标奋斗,为之努力的过程会带给你幸福。3, 友善对人,培养好的人际关系。4,致力于一个远大的目标或者理想,不仅仅是为自己个人。5,对生活充满积极的欣赏与感激。

这是一个80岁的老人走过了人生困苦波折,同时辅导了百万人从人生困境中走出来,帮助他们找到了人生意义与方向,从而满意地生活下去,最后总结出来的人生箴言。

人生意义,希望你已经找到,也会找到。

王载宝有本新书即将在美国、台湾和大陆出版,集合了他四十年的临床治疗与学术研究精华。我看过他的书稿大纲,书名我把它翻译为《混乱时代的人生意义创造:生也幸福,死亦无悔的智慧》。

今年4月,他也将迎来80岁的生日。这本书会是他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10月在台湾将有隆重的庆祝仪式。他笑说,台湾人把它当作国宝,我笑说,哦,我立刻想起了熊猫。他继续回答,哈,他们也称我为笑佛。的确,你若看到他的照片,笑得坦诚、自然、透彻,如佛。

 

对话心理学家——“死亡与意义博士”(Dr.Paul TP Wong)

问:什么让你选择成为一名心理学家?

答:我觉得可能在我血液里吧——心理学选择了我。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甚至不到10岁,我对死亡就有一种恐惧。我总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父母离世,而我还年轻,不能照顾我的生活,该怎么办?

除此之外,我对人的行为与内在动机非常好奇,尤其说动机,比如为什么人会这样做,那样做,等等。另外一个就是我骨子里的天性,我很享受帮助别人的快乐,比如帮助我的兄弟们,我妈妈,我的同学。

因此,我被心理学所吸引也不为奇怪,后来因为我在专业领域的研究,我也被人们称为死亡博士(Dr. Death),意义博士(Dr. Meaning)。

问:“成为心理学家”如何改变了你的人生?在哪些方面?

答:它积极地改变了我的生活。首先,它给予了我稳定且不错的收入。但最重要的是,它给了我一种深层的满足感,让我觉得自己能帮助别人化解痛苦,帮助他们拥有一个更加有意义的人生。

 

问:能分享一下你在这个领域内最显著的成就吗?

答:我是被公认的第一个系统研究“接受死亡”这个课题的心理学家。我的“死亡态度介绍-修订版(Death Attitude Profile-Revised)”已经被广泛地用于“死亡态度(death attitudes”与“积极死亡(positive death)”领域的研究。

我的另一个领域被人所熟知的是关于意义。我编辑的两版《人类对意义的探寻( The Human Quest for Meaning )》已经被很多年轻的积极心理学者们广泛引用,甚至被称为是他们在大学时候做意义研究的“圣经”。

我的整合意义疗法整合了存在分析治疗(Logotherapy)以及认知疗法(CBT),积极心理疗法。因此我也被邀请到世界各地讲学,比如莫斯科、伦敦、东京、香港等地。

问:你目前在做什么样的研究与工作?

答:我和我的英国同事ItaiIvtzan , Tim Lomas在开发一个有效且可靠的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量表。这也是我被约翰坦普尔顿基金会(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所支持的一个跨学科项目的主要工作,这个项目叫“美德、幸福与人生意义(Virtue, Happiness and Meaning of life ),我在这个项目中担任美德学者(virtue scholar)。

我认为,为了个人与社会,我们最终需要超越个人志趣和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而转向拥抱人类与他人的慈悲。

另一项工作是关于意义疗法的教科书,这样多数人可以学到这个多元又有综合的疗法,它也很灵活,已经成熟,并适用于个人的需要。我目前在两个地方教授意义疗法,一个是在塞布鲁克大学(Saybrook University),一个是国际个人意义网络夏季学院( INPM Summer Institute, INPM 即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Personal Meaning )。

我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是一本书,书名叫《混乱时代的意义创造科学》。它代表了我整个生涯在意义领域的积极心理学方面的研究。

我也负责组织一个国际意义大会,它始于2000年,此后每两年举行一次。它是目前唯一一个致力于意义研究与疗法的国际大会。

 

问:你认为,在心理学领域还有哪些需要但还未被涵盖的方面,或者说,心理学领域需要改善的地方?

答:心理学领域最需要的是整合各分支领域,使之成为一个整体,从而引导人们生活得更好,并促进整个地球村的和平与和谐。

这也是我一直在提倡的,我并致力于建立起一个综合性的,海纳百川的“大帐篷”(“Big Tent”),比如我们的国际个人意义网络(INPM, International Network on Personal Meaning), 以及它出版的刊物,和国际大会。

问:你怎样评价你自己,比如用5个词或者句子?

答:我致力于服务他人。给那些经历心理困苦的人们带来幸福与希望,这就是我的幸福。

问:根据你个人生活和专业经验,你觉得幸福人生的秘诀是什么?

答:人生幸福的秘诀其实并不是秘诀,问题是很多人即使知道也不会去实行。简单来说,幸福人生包含了几个必要的部分:(1)从事你擅长并热爱的工作。(2)为一个值得的人生目标奋斗—为之努力的过程会带给你幸福。(3)友善对人,培养好的人际关系。(4)相信一些事能更加振奋人心,并带来挑战,致力于一个远大的目标或者理想,不仅仅是为自己。(5)对生活充满积极的欣赏与感激。

问:当你觉得沮丧,抑郁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答:我要么看一部好电影,或者读一本好书。我也会把一些思绪写下来。最重要的是,我会回到我自己最需要做的事,而不是沉迷于负面情绪。而且,我把一些我不能处理的问题交在上帝的手里。

问:如果你觉得生气怎么办?

答:我要么原谅,要么翻过这一页,或者引导这样负面的情绪去做点正面的事。我也练习慈心冥想(compassionmeditation), 让我记得,所有的人都有缺点,也经历困苦。

问:什么是维护好伴侣关系或者婚姻的秘诀?

答:秘诀就是承诺(commitment)。一旦你承诺于一段伴侣关系,你需要有包容的精神,一颗爱心,来使这段关系健康,幸福。

关于这个话题,我也组织了一个有关如何度过有意义一生的社交组织,来重点讨论这个话题,详情见www.inpm.org.

问:你认为什么是成为一个好父母的秘诀?

答:我很感激,因为我的两个孩子都生活得很好。一个儿子是娱乐业的律师。一个是哈佛生物物理学的教授,他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工作。

我的秘诀非常简单。做他们的好榜样,因为孩子从行动中学习,而不是从言语说教中学习。给他们一组基本的价值观,他们会成为一个正派的人。教导他们,要努力工作,要自己对人生承担责任。父母对孩子所做的最坏的事情就是娇纵宠溺。

 

问:你会对年轻人,大学生说些什么呢?

答:如果你不努力,你将来会后悔。充分利用你的时间和机遇,开发你的潜能,对自由要有责任地使用。学会自律和好的工作习惯。不要问你自己能从生活中拿到什么,而是看生活对你的需求是什么。在你自己领域内碰到困难的时候,不要灰心丧气。诚实工作,谋求生活,回报社会,但不要放弃你的热情与梦想———继续追求你的人生目标。迟早,机会会来到你面前。

问:有没有这样一两件事,它们使你的人生发生变化,甚至改变了人生方向?

答:一件事是我从我的中国传统的儒释道民间宗教变成了基督徒。这给了我信仰和勇气,从人生最黑暗的时候走了出来。我同时也发现了一个伟大的榜样,就是耶稣,他把自己的人生用来救赎他人。

另外一件事是和我太太结婚,她成为了我最忠实的支持者,一起分享我的人生愿景。我们的婚姻已经幸福地维持了50年。

问:你的日程通常是怎样安排的,如果你有的话?

答:我通常早上起来冥想,锻炼,处理email 。早上11点之前我不会接见来访者,因为我工作到很晚,大约凌晨2点半才睡觉。我的助理也11点才上班。下午和晚上,我一般用来写作和阅读。

问:你的业余爱好是什么?

答:不太多,电影和阅读。

问:你尚未完成的愿望是什么?

答:一个愿望是给贫困但应得到支持的学生设立一个奖学金。

另外一个是找到我的继承人,在我离世后可以继续我的使命。

问:你有什么遗憾吗?可以跟我们谈谈吗?

答:我的主要遗憾是我依然不能够和一些心理学家和解,他们对我很生气,主要是因为学术理论的见解分歧。我们(心理学家)应该以身作则,给世人看到一个大度、包容、谅解、接受他人的榜样。

问:你如何给你的人生打分?从1到10,10是最高分。

答:我会给我打7分,因为我的人生充满了困难和异议。

问:成为一个心理学家的负面效应是什么?

答:人们通常认为你可能看到了他们太多的黑暗秘密。

问:你在海外生活多少年了?文化上,你认为自己是一个西方人,还是中国人?

答:从1961年起我就生活在海外。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两种文化融合的人,完全融合了西方与中国文化。

(作者:许意)
标签:王载宝博士,混乱时代,找到人生意义

相关阅读

人物头条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