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社交媒体时代的选举工程

社交媒体时代的选举工程

2017年05月19日 05:32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英国正在进入大选的争夺战中,各大政党再次为其网络阵地投放了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保守党将钱砸到Instagram的广告中,而工党也在尽力跟上。但这些努力是否值得呢?网络令我们的民主更健康吗?还是说,这不过是在政党政治中再加了一层混乱与讽刺?

热衷于网络的人暗示说,在线世界,特别是社交媒体可以是民主的强大资源。它提供了广泛的信息,令人可以互动和评论,并给那些通常情况下没有机会发出自己声音的人发声的机会。但是,它也给那些网络喷子和那些试图从错误信息中获利的人提供了平台。

新闻从哪里来?

在英国,电视仍是最主要的新闻来源,但越来越多的人现在依赖互联网,将其作为自己的信息来源。有人可能会争辩说,这种方法可以使人们不再受主流媒体的支配。但数据显示,最受欢迎的网络新闻来源,实际上仍是各大主流媒体的输出端(比较明显的例外只有Huffington Post)或新闻聚合网站。这意味着,支配我们电脑显示器的仍旧是网络版的新闻寡头,他们几乎没有给其他新闻渠道留下什么空间。

最近有关“假新闻(fake news)”的炒作似乎只是不必要的警告。特别是,最近的数据显示,以2016年美国大选为例,假新闻在网络信息中只占一小部分。

在线世界的一个特征是,人们可以评论并讨论新闻。当人们在网上冲浪时,如果碰到假新闻或者阴谋论,必须记住,我们并不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有人已经指出,互联网在降低阴谋论(和假新闻)的传播上同样强大,因为人们指正这些消息的速度可以与之前的传播一样快。

但这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无视假新闻这件事了。研究显示,哪怕是一小撮人,只要他们持之以恒地提供某类信息,他们就可以强大到颠覆人们的态度,并影响到群体决策。因此,加强媒体素养,帮助人们发现假新闻,并指正阴谋论是很重要的。

社会心理学家数十年来都在研究,在我们接受及诠释信息和事件的过程中,动机是怎样起作用的。最令人信服的一个案例来自于社会心理学的奠基者之一Leon Fesinger,他与Henry Riecken和Stanley Schachter一起进行了一项研究,探索假如将一群人维系在一起的某个预言(比如世界末日)最终没有发生时,这群人会如何应对。其中有些人会很难承认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以致他们会发明一套极其复杂的解释,来将这种失败合理化。更进一步,他们的信念似乎还被这种明显的“反确认”给强化了。

我们只相信愿意相信的

从那时起,就有很多理论和研究显示,与我们希望相信的自己相比,我们是多么的不理性、不客观。我们的思考严重地受到自己目标和信仰的影响。

就像我曾在其他地方说过的一样,在社交媒体和政治中,这一点也完全适用。我们选择我们接触的信息来源,我们选择我们要连接的人,我们花大量时间和精力来试图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而不是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比如说,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支持的观点或政党在主流媒体中并没有获得公平的曝光(比如说最近数据显示的工党或绿党及其他政党),我们很可能会果断离开这些媒体,寻找其他信息来源来替代,比如说the Canary和Guido Fawke。

从这一点来看,反对党及其他小党对网络进行投资,以确保他

党再次为其网络阵地投放了大们的信息能传递到其支持者手中,这是有道理的。但对那些还没拿定主意的选民及那些没有清晰政治立场的人来说,问题就更复杂一点。已有证据显示,对于尚未作出决定的选民来说,在线或电视政治广告对他们的投票倾向和政治行为会有不同影响。那些看了政治广告之后就有行动力去搜索后续信息的人,很可能会变成某一派的投票者,或者干脆走到另一派,其中取决于搜索之后的信息是什么。

因此,问题再一次落到网络社区上,网络社区需要确保我们能明智地使用这项资源,使人们能表达他们的观点,并指正那些传播错误信息并参与网络暴力的人。有人可能相信主流媒体都是有偏见的,这些人可能是对的,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在网上消化新闻时,哪怕它说的是我们希望听的东西,我们就应该关掉批评的声音。(文章转载自:www.theconversation.com)

作者:Sharon Coen,索尔福德大学媒体心理学高级讲师

(作者:Sharon Coen)
标签:社交媒体,英国,大选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