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纵深 > 四百年老校重开张 中国资本流向英国教育

四百年老校重开张 中国资本流向英国教育

2017年05月19日 06:53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圣比斯(St. Bees)公学,一个有400多年历史的私立学校于2015年夏天由于生源骤减而关闭。时隔不到两年,位于深圳的教育集团“合一教育”(Full Circle Education)注入资本,让圣比斯步入国际合作的征程。上个月,学校确定,将于2018年9月正式开学。4月22日是该校的开放日,很多当地家长都带着孩子一睹百年圣比斯重新开门的风貌。开放日当天,本报记者闻讯去到圣比斯,一观这个400多年历史的学校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中国资本注入

在圣比斯公校开放日当天,圣比斯董事马克·乔治和合一教育集团执行董事王德志分别向家长阐述了圣比斯的未来规划,以及合一教育与圣比斯一拍即合的教学理念。

马克说:“圣比斯几百年来一直在适应环境的变化中生存。1968年,圣比斯从男校变成了混合学校,现在,也要和国际接轨,注入更多国际血液。”

说到圣比斯同合一教育的合作,圣比斯毕业生劳伦斯(Laurence Gribble)起到了关键作用。劳伦斯和王德志是剑桥的同学兼好友,毕业之后,劳伦斯到中国,在合一教育工作。得知圣比斯关门后,劳伦斯就代表合一联系了校方,希望能够合作。

马克告诉本报记者,合一教育并不是第一家对圣比斯感兴趣的教育集团,在此之前,也有几家教育集团想要和圣比斯的合作,其中也有一家来自香港,但他们的理念都和圣比斯略有出入。圣比斯也做过其他的尝试,“之前也有想过要做慈善场所,比如给老人提供休养所,也有酒店想要来买我们的地方。”

圣比斯偏安英格兰西北一隅,面朝大海,背靠湖区。作为周边行车一个半小时内唯一的一所公学,圣比斯的校园环境也是吸引很多学生的地方。学校有自己的各式运动场、室内游泳池、甚至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

王德志对记者说,这些都是吸引合一和圣比斯合作的地方,学校这些设施,充分说明圣比斯在教书的同时,注重学生的多样性发展,这和合一的教学理念不谋而合。

“合一教育是一个循环。在合一教育的体系中,圣比斯同深圳办学最早的寄宿学校石岩公学、‘冒险’夏令营项目、柬埔寨公益项目和伦敦的王子语言学校(Princes College)行程一个教育体系,注重学生学业和人格方面的共同发展。”王德志在公开日这样对学生家长说到。

英国家长的担心

关闭之前的圣比斯也曾接纳过很多中国学生。

记者联系到一位2009年圣比斯的毕业生,她告诉我们,其实在她上学的时候,圣比斯的中国学生数量就已经达到将近三分之一。“我记得当时学校有300人,差不多80个中国学生,大多数都是深圳这边的中介直接送过去的。像St.Bees这样的学校,家长会特别放心,偏僻但是安全,很适合学习。但是后来接受国际学生的公学越来越多,大部分的学生可能都会选择大一点的城市了,利兹约克什么的,所以当时我们知道St.Bees要关门的时候,伤心的同时也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因为08年经济危机之后,学校本地学生好像就少了很多,好多原本考虑去St.Bees的当地人后来都去了公立学校。”

这位受访者坦言,自己和其他同学很想知道St.Bees之后的运营规划。“上个月听说St.Bees被一家中国公司买了,我们挺开心的,但是也挺担忧St.Bees未来的发展,毕竟那个地方地理位置上有很多限制。”

学校的开放日当天,很多本地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参观了学校。但不论是在校董对于学校未来阐述上,还是在参观的过程中,家长们最关心的问题依然是:学校将由谁来管理?本地生源的比例会是多少?

参观时,记者和一位家长攀谈起来,这位家长的女儿Jenny恰好是2018年9月要入学Year7的学生。在参观到室内泳池时, 这位家长对记者说到:“我们家其实一直对S.Bees很有感情,我和我爸爸都是这里的毕业生,圣比斯的环境也是真的很不错”。未曾改变面貌的圣比斯校区看起来让家长很满意,但参观到教学楼的时候,家长和参观向导问起了接下来学校的管理问题。“校长会是哪里的人?”Jenny的外婆单刀直入地问到。在之后的参观中,记者了解到,这家人最关心的就是学校会如何管理,他们担心,过多的外国生源会破坏学校的传统,也会让圣比斯不再像以前一样。

对于家长们最关心的这个问题,马克回应称,学校将从一开始的招生中保证本地学生的数量。“第一年的招生中,我们会保证有70%的英国学生。之后,国际学生会慢慢收进来,总体来说英国学生和本地学生的比例最低会是1:1,当然我们理想中的比例是2:1”。

根据学校公布的最新消息,即将上任的校长杰瑞米·哈罗斯有超过15年的从业经验,曾在包括著名的米尔菲尔德学院(Millfield School)等寄宿学校任管理层。不知道杰瑞米的加入能不能给本地家长吃一颗定心丸。

中国留学生呈年轻化趋势

家长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圣比斯的发展其实在某种程度也算是在和国际接轨。

从2014年开始,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已经超过欧盟区域的总数。根据英国移民局的数据,2016年,英国移民局一共下发了76,635份T4学生签证。虽然高等教育贡献了绝大多数的学生数量,但中国学生到英国读私立中小学,尤其是寄宿学校的情况,也是不容小觑。

根据英国私立学校联合会(ICS)今年1月的年度报告,ICS所代表的1,267所成员学校中(其中走读学校782所,寄宿学校485所),一共有387,738名中小学生就读,其中非英国籍的学生有50,473人。在这5万多名海外学生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最多,有7,990人,占非英国籍学生数的六分之一;其次是来自香港的学生,有4,938人。也就是说,每100名英国公学学生中,就有3名来自大陆或者香港。

另一份表格显示了外籍学生家长是否在英国居住的比例,这些大陆和香港学生中,父母不在英国的学生人数分别为6,662和4,731,这意味着,这些学生当中的绝大多数都要去寄宿学校。

此外,在年龄段上,整体来看,56%的国际学生来英国读12年级和13年级(即为期两年的A-Level学习阶段);42%的人读7到11年级(相当于初中);仅有2%的人会在小学阶段出国(6年级及以下)。

同样根据ICS的数据,从2007到2017年这10年间,中国大陆学生人数增长了两倍还多。2007年时,中国学生人数还不到2,500人,到了今年,就已经将近8,000人,数量翻了三番还多。

2017年新东方的《中国留学白皮书》也显示,中国留学整体呈年轻化趋势。本科以下年龄段出国留学的人数比上一年(2016年)增长5个百分点,而本科及以上年龄段留学人数则下降了5个百分点。

英国公学寻求海外战略

在中国学生在英国接受低龄教育的需求增加的同时,08年的经济危机却令英国本地生源大幅减少。ICS的数据显示,2009年起,英国读公学的学生数量开始下降,在2011年达到了1974年来的最低值。根据《每日邮报》2014年的一篇报道显示,从2009年开始,英国公学的平均学费上调了4次,部分曾经有能力负担公学学费的中产阶级家庭收入赶不上学费增长的速度,无法继续支付孩子在公学读书的费用。而这个时间点,也恰好是中国学生成倍涌入的时间。这令陷入困境的英国公学寻求国际战略。

根据ISC,英国已有59家公学将分校开到了英国以外的地区,比如迪拜、新加坡、中国等。今年的数据更是显示,在海外英国公学的分校的学生数量,已经超过了英国本土公学海外学生的数量。根据国际学校顾问(International Schools Consultancy)的预测,未来将有3000多家公学在海外建立。

而在英国本土,圣比斯也不是第一家中国资本注入的英国学校。2014年,位于斯塔福郡(Straffordshire)坎诺克(Cannock)的寄宿学校切斯文法学校(Chase Grammer)被中国教育集团Achieve Education买下;2015年,中国孔裔国际教育集团宣布与戴安娜王妃的母校让德沃斯豪尔女校(Riddlesworth Hall)签署了收购协议。

据《泰晤士报》报道,中国资本注入英国教育市场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亚洲学生的需求量大,让买家看到了英国公学的良好前景。英国独立学校协会的首席负责人尼尔·罗斯基利(Neil Roskilly)说,亚洲买家正在蓄势待发。“一些小型的私人学校经常需要现金流入来发展学校,这对海外投资者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英国学校买卖中介School Transfer Company创始人皮尔斯·卡特(Peers Carter)表示说,有很多来自中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的买家都对英国学校很感兴趣,因为他们发现,教育是一种“长线投资”。

(作者:)
标签:圣比斯(St. Bees)公学,深圳教育集团,国际合作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