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孙中山恩师之孙休.康德黎先生访问记

孙中山恩师之孙休.康德黎先生访问记

2017年08月07日 05:39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休.康德黎(Hugh Cantlie)先生是孙中山的恩师康德黎医生(James Cantlie)的孙子。孙中山先生在香港西医书院读书时,颇得康德黎医生的赏识。1896年,当孙中山在伦敦被清廷驻英使馆绑架后,获知消息的康德黎立即全力营救,在英国警局、外交部与报社之间奔走,最终迫使清使馆释放孙中山。我们因前辈曾追随孙中山,又对孙中山有所研究,有缘结识了Hugh。

我们与Hugh见过两次。2011年10月,Hugh参加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活动时,我们曾与他在北京见面;去年11月,我们又在中国驻英大使馆举办的孙中山诞辰150年纪念会上与他重逢。不过,这两次见面的谈话都很短暂。

Hugh曾几次盛情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我们最近终于成行,得以与他长聊了一次,所见所闻令人难忘,因此与《英中时报》读者一起分享这次谈话及一段珍贵历史。

茶叙

2017年7月23日下午,我们前往Hugh家。从伦敦出发时,天还很阴;快到他家时,天空放晴,蓝天白云映衬下的乡村风光格外迷人。

走近Hugh居住的古朴房子,只见房门敞开着,接着听到楼梯的咚咚响声。我们初以为是一位年轻人跑下来了,一看却是满头银发的Hugh。像老朋友一样拥抱后,他引我们来到树篱隔成的小院落座。

很快,Hugh端来了茶点:几盘精致的小点心、一盘切好的柠檬片,外加让我们选用的中国绿茶和花茶。我们一起边饮茶,边聊天。

我们将带去的小礼品一一呈上。第一件原本是我们于去年圣诞节前寄给Hugh的,大概是邮局员工忙晕了头,竟把它寄回来了。他听了忍不住笑出声,随即打开信封。里面装着一个别致的“贺卡”——2011年李琦回顾展的请柬,内有著名人物肖像画家李琦教授的作品《先行者—孙中山》。Hugh仔细端详这幅简笔写意水墨肖像,指着说,面部刻画得很传神,衣服处理得十分简练,令人赞叹。读了我们半年多以前写的短信后,他把信里夹着的建一画的熊猫水墨画捧在手上欣赏,脸上充满笑意,爱不释手,说要把这幅小画放入镜框。

第二件是一本《东方文化》杂志,内有中英文化交流学会会员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创作的若干书画作品。看到建一画的康德黎故居,Hugh说孙中山曾住过这所房子,并指着左边楼上第一个窗户说:“这间是我的卧室。”建一告诉他,那幅书录孙中山“天地长春”的隶书也是自己的作品。Hugh指着书法图上盖的章问,这是你的图章吗?建一答,是的。丹阳在旁插话:这图章是他自己刻的。Hugh对这本杂志封底的一幅水彩画很欣赏。建一介绍说,这是他去年夏天随两位画家在伦敦孙中山故居附近公园Gray's Inn Park画的写生。Hugh对建一画的这幅水彩画连连称赞“excellent!”

第三件礼物是一本京剧脸谱剪纸。Hugh问是不是原作。得到肯定答复后,他打开剪纸本,挑了一幅剪纸,轻轻拨开玻璃纸,看清那的确是剪纸原作而非印刷品。看得出,他对中国文化很懂,也很喜爱。

亮宝

下小雨了,我们转移至餐厅。只见餐桌上放着几幅Hugh正在画的建筑草图,墙上挂着他的几幅画作。他说,自己业余时间喜欢画画,因职业关系,多以画建筑为主。Hugh还喜欢收藏画,客厅、餐厅、书房、走廊,甚至楼梯旁的墙壁到处都挂着画,其中有桂林山水水彩画,也有他家族前辈的油画肖像。整个房子简直就像一个画廊。

看到我们那么欣赏墙上的画,他把自己以前的画作从大抽屉里取出让我们欣赏,并从书架上拿出内有他多幅建筑风景画的旅游书和由他主笔介绍的苏格兰风光图册。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我们感到彼此又走近了一步。

除了画作,Hugh的家里还摆放着一些中国的老对象,有中国瓷器、漆木箱和火锅等。他指着窗台上放的一只竹做的中国平底帆船模型说,这是他父母从中国带回来的。他问:“船头小旗上是什么汉字,有什么意思?”这是一张“禹”字旗,我们从与诺亚方舟大约同时期的大禹治水,讲到前辈船民可能把大禹当成了保佑水上平安的神。不过,我们也是边猜想边说的,究竟如何,还待请教专家。


(我们逆光拍摄的窗台上的船模不清楚,此为Hugh拍摄发来)

丹阳说,我们希望看看您祖父的照片。Hugh打开储藏室的门,只见门内上部贴着似用于展览的一组图像,其中有J.康德黎像、孙中山被清政府驻英使馆拘押时写给他祖父的求救信等。他指着储藏室内墙上两端有大象头形的挂衣架说,孙中山到他祖父家时曾用它挂过衣帽。瞬间,我们仿佛置身于一百多年前的场景。



曾挂过孙中山先生衣帽的挂衣架

随后,Hugh带我们上楼到他的书房,他打开电脑显示出《Mabel Cantlie’s Diaries》。大概因丹阳去年秋天撰写《孙中山在大英博物馆图书馆的阅读经历》一文时,曾发邮件向Hugh请教过一个问题,希望能从他祖母日记中获得答案,难得老人还记得这事。

接着,他从一个大文件夹里取出孙中山写给他祖父母亲笔信的复印件和几封原信。对于研究历史的我们来说,真是如获珍宝。经他允许,我们选拍了一些信件,以便今后仔细研究。

从满是旧版书的书架上,Hugh取出孙中山在J.康德黎帮助下写的《Kidnapped in London》(伦敦蒙难记)原版书。我们小心翼翼地翻阅这本泛黄并有些破损的书,说,我们曾在伦敦亚非学院(SOAS)图书馆阅过此书旧版。结果Hugh告诉我们,那是他们家赠送给SOAS的,他们前后赠过几批与中国有关的书籍。

火车.中国

Hugh的书房挂有许多火车机车的照片,还有手绘的机车图。他发现我们注视着手绘图,便说,他父亲是铁路工程师,这是他为中国设计的机车图。据他告,他的父亲1929年应国民政府之邀到南京参加孙中山的奉安大典时,被时任铁道部长的孙中山儿子孙科聘为铁道部技术顾问,于是1930年举家到中国。

Hugh拿出一本老相册,边翻边对我们讲:他1932年生于上海,后来全家迁居南京。他几岁时就会讲中国话,而且带宁波口音。他用方言称照顾过自己的中国保姆为“阿妈”。Hugh似乎很怀念儿时在中国渡过的时光。

Hugh说,1937年夏日本全面侵华后,孙科告诉他父亲,在可见的将来中国不会修建铁路了,让他们最好在日本军队占领南京之前离开。于是他们全家不得以于当年12月离开中国,经西伯利亚铁路,费时两周多返回英国。

翻看旧照片的Hugh

多年失去语言环境,Hugh的汉语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偶尔会蹦出一点汉语词汇并认出个别中国字。看杂志时,他指着“中”字说这是centre的意思。他说,为弥补这一遗憾,他特地送小儿子Charles到北京大学学中文。如今在他家,又有懂汉语的人了。英国和中国的历史、文化在他的家族交融、传承。

Hugh对父亲感情深厚。他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张他父亲的照片说:“我把它放在这里,是为了方便和父亲对话。我一遇到困难和问题,便会问照片上的父亲:我该怎么办?”

据网上查阅的信息和Hugh发来的邮件,我们了解到,Hugh父亲Kenneth Cantlie在中国担任技术顾问的几年间,曾根据中国的地形特点,设计了马力大、自重轻的KF1-7型火车机车,其最大时速为每小时120公里。25台机车在英国造好后运抵广州,其中一台在港口吊装时滑落,至今仍沉睡于珠江底。其余机车曾用于广东至汉口、南京至上海线路。抗战中,火车被开到广西,免于被日本飞机炸毁。Kenneth设计的这款机车,在中国一直使用至1977年才全面退役。现在还有一台KF1-7型机车保存在北京铁路博物馆。1981年,中国政府将一台1935年制造的同型机车送给坐落在约克的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展出。我们在约克大学时曾参观那座博物馆,可惜当时没注意那台Kenneth为中国设计的机车。


1935年造KF1-7型机车在广州码头卸货(图片来自Hugh);

从网上,我们搜到Kenneth Cantlie的著作《Some Aspects of the Rehabilitation of China’s Railways》,可见他对中国的铁路建设用心之深,用力之勤。

谈话中,Hugh提到新中国成立后,其父几次访华,很钦佩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时还跟他说了些话。我们后来询问周总理跟他父亲谈过些什么,他告诉我们,上世纪50年代,周总理在与他父亲第一次会面时,问到英国的怡和和太古公司(Jardine Matheson and Swires)可否被允许与中国重做贸易。他父亲说,与世界其他国家建立贸易联系对中国很有益。周总理回答,会重建贸易联系的,但不会允许那些外国公司像在战前那样赚取巨额利润。另据英国档案,1958年周总理曾通过来访的Kenneth Cantlie向英国首相传话:任何将香港变成像新加坡那样的自治领的行动,“中国均会视之为非常不友善的举动。”

以前,我们只知道Hugh的祖父曾帮助孙中山的革命事业;现在,还了解到他的父亲也曾帮助中国从事建设,特别是在孙中山魂牵梦绕的铁路建设方面作出了贡献,还成为新中国早期与英国联系的桥梁。如今,中国的铁路建设已走在世界前列,可以告慰中外先驱了。

军人情怀

Hugh在院子里翻看《东方杂志》时,目光曾停留在有杨虎城将军戎装照的那页,并问这个人是谁。于是建一简要介绍了杨将军及西安事变。Hugh说,他知道这段历史,也听说过杨将军,但没和照片对上号。到他书房,我们看到墙上有些军人照片,因此觉得Hugh似乎有很深的军人情结。

在我们简单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后,Hugh说他曾在英国陆军服役多年。建一听了马上跟他紧紧握手说:“我也当过兵。”Hugh问道:“People’s Liberation Army?”建一答:“是的”。Hugh后来告诉我们,他1950年参军,曾在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Academy Sandhurst)学习、受训,十年后从军队退役前军衔为少校;他父亲1939年参军,1945年升为上校,1949年退役。我们这才知道,Hugh不仅曾是军人,还是一位“抗后”(抗击法西斯老战士后人)呢。建一介绍说,我们两人的前辈在抗战初期参加了八路军,并给Hugh看了手机中存的两位父亲抗战期间的照片。

建一告诉他:不久前,在英国的国共抗战后人组成的“在英中国抗战老战士后人联谊会”(UK Chinese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War Veterans’Descendents Association)在伦敦正式成立,他本人被推选为会长,荣誉会长为国军将领后人王台生。Hugh听了介绍并看了报纸报道附的照片,对国共抗战后人走到一起成立联谊会表示赞许,他说:“国共都抗战,而且不少国民党人也信奉社会主义。”我们从史书中知道,不少国民党人曾研究和宣传社会主义,孙中山称他的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丹阳的一位前辈冯自由曾着《社会主义与中国》。Hugh不愧为孙中山挚友的后人,对国民党的历史很了解。

从历史又聊到现在,Hugh说,中国这些年变化很大,发展很快,习近平主席干得很不错。看来,他不仅知道中国的历史,也十分关注中国的发展,并很了解中国的现状。

前几次见Hugh,我们就对他的仪容整洁、腰板挺直、风度翩翩留有深刻印象;这次又看到他做事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十分严谨的一面。了解到他曾为军人,就知其所以然了。

尾声

Hugh自始至终彬彬有礼,热情讲解、认真倾听。但我们觉得不能在他家做客时间过长,以免让老人太过疲劳,于是便向他告辞。

临别前,建一代表中英文化交流学会向他表示问候。行至门厅,小桌上醒目之处摆放着我们先前赠的建一画的熊猫图;出门前,Hugh与建一拿着这幅画合影。

夕阳下,房子和树木都罩上了一层暖色。Hugh坚持在院子里目送我们乘的车离开。

这次访问Hugh,收获是沉甸甸。拖很久才实行的这次拜访,我们事先没向他提任何要求。Hugh给我们讲了那么多故事,让我们看了那么多珍宝,特别是孙中山信的原件,大大超乎意料。我们觉得有责任将这次十分有意义的访问同大家分享,以促进中英人文交流。

[鸣谢:我们应《英中时报》高健主编约稿撰写此文期间,因担心没听清Hugh讲的一些话,写出来不准确,遂通过电子邮件向他询问。Hugh陆续写了十几个电函回复,并发来两幅图像。这里,我们特向Hugh Cantlie先生致谢!]

(作者:中英文化交流学会 刘建一/李丹阳)
标签:康德黎医生,孙中山,孙子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