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英国女性创新奖获得者王萌繁子:巧克力也可以创新

英国女性创新奖获得者王萌繁子:巧克力也可以创新

2017年08月09日 05:22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

去年11月,英国政府创新部“聚焦女性创新家”奖项评选(Innovate UK -- Infocus Women Innovator)颁布获奖名单,一共15位创新家在442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华裔女企业家王萌繁子凭借巧克力模具创新项目摘得了该奖项在英国制造业唯一的奖杯。

7月19日,专为这些获奖的“创新家”举办的人物摄影展在伦敦市中心的盖提画廊(Getty Image Gallery)开幕,那是记者第一次见到繁子,第一面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脖子上形状另类的项链。那天,繁子和另外一名获奖者一起简单地分享了自己的获奖感言和所做的事情,和另外那位获奖者的羞涩形成鲜明反差,繁子健谈而爽朗。

繁子是一个很特别的名字。那天在摄影展上,还没见到繁子本人的时候,记者在她的照片前看了很久,照片里的繁子笑容腼腆,好像和之后的繁子判若两人。在很后来的时候,繁子才告诉记者,照片是在Hotel Chocolat位于Covent Garden的旗舰店里拍摄的,开朗的繁子在镜头面前有点不自然。


 (Getty Image展出的繁子肖像)

再见到繁子,是和她约在了伦敦玛莎总部附近的玛莎咖啡,彼时的她刚刚结束了和玛莎一个新项目的会议。聊天之前,繁子先去给我们点了两块蛋糕。

“玛莎的点心还是不错的,我们边吃边聊!”就这样,和“吃货”繁子的聊天就在玛莎咖啡明亮的空间和蛋糕浓郁的奶香气中开始了。

史上第三种巧克力模具

繁子现在供职于“DPS设计公司”,她主要负责的是设计生产巧克力以及糖果类模具的部门。要不是繁子亲口告知,很难想象也很难发现,我们平时在市面上见到的巧克力只有两种形态:“块状的”和“复活节蛋状的”,而繁子的团队创造出了第三种巧克力的形态。

“我们去年得奖的是一个高跟鞋,是37码的,就是照着我的鞋做的。(哈哈哈!)得奖的新技术是这个鞋上面的鞋带,它不同于其他的鞋形巧克力,很多公司一般都是生产那种包住头的鞋子,而不会有这样一个拱形的鞋带。这个拱形带子的技术就是没有其他人能做出来的,也是我们在申请专利的一个项目。”此时的记者想起自己在去年伦敦巧克力展上面看到过的巧克力高跟鞋,正如繁子所说,大多数的巧克力高跟鞋都不会露脚趾,弧度也都不大。

繁子很自豪地介绍自己团队的成就:“自从有巧克力,所有的模具技术就只有两大类,而这个拱形可以算是第三类。这一个鞋子是三个模具做成的,分别是鞋带、鞋底和鞋跟。除了鞋带以外,这个大弧度的鞋底也是很少有的巧克力形状。”


(DPS为玛莎设计的2015圣诞产品)

说到这里,记者不禁好奇起为什么会设计这样一支巧克力鞋子。

“这个是两年前的夏天,玛莎和我们说他们要推出一个圣诞节特别版巧克力产品。这些产品不是为了卖,更多的是树立品牌形象。当时玛莎那边的要求就是‘一定要达到那种WOW的效果,要让所有的人眼前一亮’,随便什么形状,什么东西都可以。然后我就说那就做高跟鞋、手包这种‘高大上’的东西。我们就做出来了这一整套,从鞋子到手提袋,还有那个果盘。那个果盘就可以在圣诞节家庭晚宴的时候作为甜点,盘子上面可以放水果,吃过水果之后就可以把这些巧克力掰开就吃掉。”

“这个高跟鞋是谁的主意?”记者问到。

“我啊,哈哈哈!”

“当时你的团队有什么反应?”

“他们都觉得疯了,说这怎么可能!”(又是一阵哈哈哈的笑声。

家族企业的创新者

在和繁子聊天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DPS的老板其实是繁子的公公。繁子坦言,在加入到公司之后,公司的理念随着自己的到来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可能无法想象,在我来之前,公司甚至没有网站。真个DPS的运作就是那种传统的、老派的英国家族企业的模式。所有的顾客都是口口相传,一个顾客介绍另外一个顾客。那种模式下的公司虽然营业额和利润可慰,但可以说没有什么发展可言,就是维持。

在介绍公司以前的情况时,繁子稍微有一点严肃。

“巧克力产业整个的架构就是:零售商——巧克力工厂,而我们处于这个供应链的第二层,工厂是我们的客户。按照之前的模式,我们就等于一直默默无闻地在做事情。”

“这种情况下我是挺不甘心的,我的想法是让我们自己的价值提高。我们要和零售商直接对话,了解他们的需求。现在,我们的零售商客户有玛莎、Artisan du Chocolate、 Hotel Chocolat、 Thorntons,Aldi等等这些。我们的关系就是,他们需要什么东西,我们来设计,他敲定设计之后,他再和巧克力工厂直接竞标。这样的结构不但可以提高我们在供应链里的价值,还可以节省我们的时间和开销。如果直接和最终的顾客说,会对他们的需求更明确,不会做无用功。同时,我们的位置会不一样,大家比较平等的位置,比较能促进这些发展和开发。”

“那在你做这些转变的时候,你公公有反对吗?”记者问道。

“他其实更多还是觉得很兴奋。他从Royal College of Art设计系毕业,白手起家创建了DPS公司,但从来没有在一个大公司工作过,他是他自己的老师,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所以他不知道零售商应该怎么样去沟通。他了解我的背景,我原本的工作经验是在零售公司,从一个零售的角度开始,我特别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我还是觉得更难的会是和家人的沟通,他既是长辈又是老板,如果他不接受的时候你要怎么说服他?”记者追问。

“确实有这样的情况,毕竟他一辈子都是这样过来,有很多技术上和商业上的经验,他也很顽固,在碰到很多问题的时候他一下子不接受,唯一的方法就是比他更有毅力,想尽一切办法和他解释让他接受。他思考一段时间,觉得我说的做的对,也就会同意了。

繁子在“创新英国“演讲

“要开发创新的大脑”

两年前,繁子从英国零售服装业巨头公司Arcadia Group到了DPS,我很好奇,为什么会从Arcadia这样的大公司转到DPS。繁子说,可能是因为十几年的工作下来,做过的事情有很多,唯独创新的大脑没有被开发。

“我在Acadia大概7年,升了6次职,做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时的生活新鲜感很足,每天都要新的挑战,每天都是‘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我领导了重新规划集团公司整体供应链的项目,将原本都在英国的仓库转变为在新加坡中东建立中转站的形式,从而节省财力、时间,而且环保。做了一年的计划后,我回家生宝宝,在我放假的时候,他们的合同就签好了,回来如果要继续做的话,就还是这个项目,可预见实行周期就是五年。”

“离开Arcadia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因为有了孩子,要顾及到孩子和家庭,孩子的时间是固定的,几点上学几点放学,要有人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的个人职业上升空间不足。虽然英国是一个很平等的国家,Arcadia也是一个很注重你个人能力的公司,但是依然,高层中间,女性的比例不到10%。就打比方,我和我的上司,从我进Arcadia开始,两个人就是一起升职的,他一直比我高一级。但自从我生孩子之后,他还在上升,而我就变成平走了(繁子在这里用了一个上升和平行的手势)。虽然我并不是很有野心的一个人,但是也觉得应该是,有付出就要有回报。特别是我知道,如果我参加5年的实施项目的话,就会平走5年,同时,在这5年当中,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第三个原因就是,公公和我说,当玛莎知道DPS之后,他和玛莎开了会。他面对玛莎这样的零售业巨头有一点力不从心。他一辈子都在幕后工作,玛莎这样的公司就像Monster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知道要怎么和玛莎沟通合作。我小时候有一些画画的背景,也很喜欢设计的工作。之前的工作经验也都可以用到,比如产品开发,项目管理,人事管理,但是创造这部分大脑没有被开发,所有的原因放到一起,就是做了这个变动。”

繁子说:“这是一个很长的答案,但是是一个很真诚的答案。”

“人生的每一步都不浪费”

繁子的得奖,在外人看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繁子却说自己当时很惊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我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名人或者榜样什么的,中国人就是啊,勤劳勇敢坚韧顽强,听起来很套路,但是我们真的刻苦。”

16岁那年,繁子到英国读预科,之后在诺丁汉大学读商科。刚来到英国的繁子就开始出去打工,她告诉记者,自己到了大学第二年开始,就不再需要家里给学费生活费了。

大学的最后一年,日语选修课上,繁子碰到了现在的丈夫,那时候的繁子面临着回国分手或者留下继续的选择。机缘巧合下,繁子到一家巧克力公司工作。

“不算是一个超级大的公司,但是人资那边很好很随性,当时让我自己请律师办了签证,就留下了。当时的职位和我学的没什么关系,做的是技术方面的工作,最后离职的时候做到了技术部主任,有关玩具产品安全方面的技术。后来进Arcadia是猎头公司把我挖过去了。”

说起这些经历,繁子“觉得人生当中的每一步,都不浪费”。

“不管是学商科、做零售还是做技术,还是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不会浪费。做项目经理,你需要去关注那些很细节的东西,一步一步把项目按时、按预算地做下来。设计方面,你也需要知道客户需要的是什么,有关市场,你就需要知道消费者需要买什么。所有出现在你生命中的经历,所有你做过的东西,都不浪费,都有它的作用。”

说到这里,记者想到,自己两次见到的繁子都是忙忙碌碌精力充沛。而且繁子还在“企业奖”的自述中写到了自己4岁的女儿,记者不禁问道:“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有精力的?要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时间?”

繁子笑了,说:“精力这个东西就是,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总会有精力。而平衡这个问题确实很难,但是很幸运地是,我老公很支持我做的一切东西。生活方面就是两个人分担着做。”

繁子女儿的幼儿园毕业礼

为和平野餐(Picnic for Peace)

在了解繁子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繁子是一个志愿组织“Picnic for Peace”的创始合作人之一,这段经历引起了记者的兴趣。“Picnic for Peace”创建于脱欧公投后一周,参与者们都是肤色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父母。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行动,让自己的下一代在成长过程中,尽可能少地因为肤色等原因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在采访中,繁子讲了一下关于脱欧之后她自己的亲身经历。

“当时公投脱欧结果出来之后,我们家里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因为我丈夫的哥嫂原本在政府,之前有参加过和欧盟的谈判,可以说,他们事业当中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和欧盟沟通(为英国争取好的条约)。我通过和他们的谈话可以了解到,虽然强调脱欧的那些人所说的很多问题是存在的,但是英国已经从欧盟争取了最好的的福利。脱欧结果出来后,我是哭了的,因为想到这个国家要放弃他们这些已经很好的结果,再要通过10年20年的时间把这个社会重新稳定下来,商业等等各方面都受到影响,我会觉得很可惜。”

她继续说,“还有一件事:脱欧那天我去超市,一个白人突然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国?’一瞬间我惊住了。我在英国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我,我也从来没觉得自己因为皮肤颜色不一样而被挑了出来。回家之后我就在想,为什么十几年过去,到了现在,我这个肤色突然变得如此明显。就是因为这个结果(脱欧),回去以后我就和我一些妈妈朋友们聊天,她们也有人碰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都很震惊。我一直在想,我女儿的幼儿园老师是从各个国家来的,印度、波兰、希腊,还有西班牙老师……我当时把她送去这个幼儿园, 我觉得这是一个多种族多元化的,特别健康的环境。但是现在,我突然有一种想法就是特别不希望她走在路上被人问。我就想要做点什么事情。因为我们都是妈妈,那我们就办了Picnic for Peace。大家把孩子一起带着出来交流,让大家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变。我也只是想通过自己力所能及一点的东西,表达自己的一个态度。这个想法主要就是,你可以在任何地方野餐,家庭聚会、朋友聚会,不需要多大多隆重,只是一个态度,是一个主导思想,就是想给自己的孩子们做一个榜样。现在都说地球村,不需要有这么多仇恨,大家都是日常生活在一起的。”

“女儿知道你得奖吗?”

“她不知道,我没和她说过,但是感觉她还是懵懵懂懂知道一些东西。我记得有一天她从幼儿园回来和我说,‘妈妈,我告诉我的小朋友们说商店的巧克力都是我妈妈做的。’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这样的,但我也是觉得很欣慰,因为她真的有知道我在做什么。”

“之前也有人问过我说为什么要做这些,我想说,一个原因是我喜欢;还有一个原因,不管是Picnic for Peace还是在公司里培养女性设计师,也是想要给下一代做一个榜样。我们虽说不是乔布斯这样的人,但还是能影响他们,潜移默化地让身边的人知道,工作是什么样子的,创造力能做出什么东西来,或者创业的精神是什么,我觉得这些对孩子来讲是最大的教育。”

这让我想起繁子在7月19日摄影展上说的话:“我最想和大家说的是,每个人都是创新者,只要去想去做,创新不是一定要航空航天或是对抗癌症,巧克力也可以是创新的。”

(作者:记者:王冬蕾)
标签:巧克力,女性,创新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