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48家集团俱乐部副主席班可夫: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相同

48家集团俱乐部副主席班可夫: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相同

2017年08月25日 08:36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48家集团俱乐部是中英关系史上赫赫有名的组织。作为致力于中英之间非官方贸易交流的组织,在1953年,当中英之间尚未正式建交之时,他们就率先访华,与中国进出口总公司签订了英国与新中国之间的第一个贸易协议,令西方世界为之震惊。

时至今日48家集团俱乐部依旧活跃中英贸易的第一线。今年6月2日,在该部和英国中国商会举办青年破冰者年度晚宴上记者再次遇到48集团俱乐部副主席班可夫(Keith Bennett正逢中英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45周年,记者因此约他做了一次详细的访谈,讲一讲他和这家俱乐部与中国的渊源

班可夫的本职是一专业投资咨询顾问,和他的专访约在伦敦中心高宝集团(Global Group Capital)办公楼的会客室进行,因为采访结束后,班可夫要在这里开一个会。高宝作为一家总部在香港的风险投资公司,班可夫已经和这家公司打交道很久了。甚至连他这个中文名字都是高宝集团的执行主席韩世灏(Johnny Hon)所起。

作为一个专业投资咨询顾问,班可夫说自己“每天都和中国人打交道,和中国打交道


Keith 在广州

一意孤行学习中国历史

班可夫去了200多次中国,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第一次。

1981年,刚毕业不久的他作为“英中了解协会”代表团的一员,随团出访中国。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行程辗转,但却是难忘的经历。

 “那是23岁那年,大学刚毕业两年,在英中了解协会工作。中国那时候有一个对外了解协会和我们对口,是他们邀请了我们,并帮我们安排了整个行程。那是一个为期4周的旅行,去了很多地方。

班可夫回忆当时的路线:“我们一行人先是从伦敦飞到香港,然后从香港坐火车到广州,再坐飞机去上海。之后火车再到合肥和附近的地方,走访了一些乡村。哦,对了,记得在安徽的乡下,杨尚昆接见了我们,其他的印象都不太深刻了,只记得他和我们说‘革命运动有大有小,但是最重要的是,都是一种进程。’之后,我们还去了马鞍山,看钢铁相关的东西,然后坐火车去南京,又从南京坐火车到了北京,最后从北京回到了伦敦。” 

 “那真的是一段很长的旅程,你们一定坐了很久的车!”记者感叹到。

 “是的。现在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高铁使用国,从上海到北京坐高铁很快就可以到达,可能在不久的几年内,中国全境都会被高铁所覆盖,同时中国还在向全世界出口高铁。但是那个时候,你可以想象,所有的火车都是那种老式的50年代的车厢,路途很遥远,我们走了很久。我记得我们从南京到北京的火车有30多个小时,一路上都在看风景。但这也是最有趣的地方,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开始,很多东西都是刚刚开始建立,很多东西都感觉是50年代的样子,所以对我来说,一个年轻人见到一些古老的东西,就觉得很新奇。那个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我所看到的那些东西的价值,现在想想,只有时间能诉说。

 听着班可夫说起第一次到中国的经历,记者不禁问起是什么让班可夫与中国结下缘分。但我没有得到一个特别的故事。

或许关于这个问题,我可以编造一些很有趣的故事。但事实是,我真的没有什么背景,我只能说,从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很小,大约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看新闻。而中国新闻总是能吸引我的那个部分,尤其是1969年以后,这些新闻总是很能吸引我。可以说,我从小就对中国感兴趣。”

“哪些新闻让你感兴趣?”

“一开始是文革的相关新闻,我觉得很新鲜,那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之后印象很深的两件事就是1973年在国家艺术美术馆的中国考古展览,和1974年前首相Edward Heath出访中国,这两件事让我对中国更加感兴趣了。

这一系列的关注后,1974年,班可夫申请了亚非学院(SOAS)中国历史和政治专业,主修中国近代史,即1840年之后的历史。 这段历史也让他对国际关系各方面更感兴趣,毕业之后,他就去了英中了解协会工作。

班可夫坦言,大学攻读中国近代史,是在家人一片反对声中“一意孤行”的选择。“他们都说:‘为什么你要学习中国?你永远都不可能靠这个过活的!’”

 “那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记者问到。  

“可能是我比较倔吧,也就没有听他们的想法了。”


李克强总理接见48家俱乐部

破冰者的羊毛生意

毕业之后的班可夫到英中了解协会(SACU)工作,而SACU从1965年创立之初就吸引了很多对中国感兴趣的人的目光。杰克·佩里(Jack Perry,48家集团早期的主席、现任主席Stephen Perry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的杰克·佩里除了是自己公司和48家集团的首席外,还SACU的副主席,经常会来SACU的办公室;而他的大儿子也是SACU的负责人之一。班可夫因此开始认识佩里家族,也渐渐熟悉了48家集团。

转行做投资咨询顾问之后,班可夫在佩里家的邀请下,加入了48家集团。他说自己“很荣幸”,因为“虽然现在每个人都和中国做生意,但48家集团还是不一样,因为它传承了最初的代表团体的想法,最初的破冰者的想法。

破冰者”是在48家集团的卷宗里被提起最多的人。

1953年7月,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第一任总干事博伊德•奥尔(Boyd Orr)勋爵及剑桥大学著名经济学家琼•罗宾逊(Joan Robinson)教授带领包括杰克·佩里在内的团队打破了西方国家强加给中国的贸易禁运,开始了为期10天的访华,即史上著名的“破冰”之旅。在这次破冰之旅上,他们与中国签署了1800万镑的国际贸易协定,引起世界瞩目。在这些贸易协定中,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羊毛贸易。

破冰者们发现,彼时的中国很少有卖羊毛外套的渠道,但是一部分人对高质量的羊毛外套还是有一定的需求,返英后的破冰者们便去了利兹附近的布拉德福德,寻求商业机会。布拉德福德是当时英国最重要的纺织业城市之一。

“当杰克他们找到了不同的羊毛商人想要谈合作时,才发现,大家都很害怕和中国有往来、和中国银行有往来,可以说,伦敦的中国银行在大多数英国商人眼中,没有信誉可言。” 

 “有多害怕?”我问到。

 “我们一起想象一下。佩里他们去找那些商人的时候,朝鲜战争刚刚结束。在朝鲜战争当中,英国和中国是对立方,大家对中国有一种本能的害怕。不了解中国,对中国的银行就更不了解,价值、信用度、甚至有没有钱……一切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因为政治关系原因,那个时候没有人做中国和英国之间的生意。所以很多人很害怕。

“但是,历史总是有英雄存在的。时任布拉德福德的市长Angus Crowther也是一个羊毛商人,他第一个接受佩里的提议。凭借着他的声望,其他那些信任他的人开始一起做中国的生意。”

这个羊毛的故事不管在珀西·廷伯雷所书《破冰者在中国的故事》,还是在其他介绍48家集团的文章中,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但是,困难时期的故事当然不会如此一帆风顺48家集团的动作遭到了英国政府的质疑。

 “48家集团一直是一个独立的商人组织,这是特点之一。当一代破冰者去了中国之后,自然就会出现很多反对的声音,甚至议会里面的一些议员都会出来质疑,这些人去中国做什么?还出现了一些批评的声音。

班可夫说,因为美国的政策,英国政府当时也有考虑和中国不往来,甚至是断交,但是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香港。因为香港无法自给自足的现实,因为每天往返于香港和大陆的船只和食物,英国也不得不和中国有往来。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并不希望对中国贸易的控制权不在自己的手中,所以48家集团建立之后不久,英国政府建立了自己的贸易组织,叫“中英贸易集团”(China British Trade Group)。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对中国的贸易组织并存,一个政府的贸易集团,一个民间的48家集团。

80年代后期,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中国的大门打开了,中英关系好了不止一点。我记得是1986年,女王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两个贸易组织就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两个组织就合并成了‘英中贸易协会’(China Britain Business Council)。这个组织变成了唯一一个中英之间的官方贸易体,而48家集团希望保持原本促进理解、促进合作的理念和任务不变,将48家集团变成了‘48家集团俱乐部’,开始了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叫“48家”集团俱乐部?

 班可夫说,真实的故事是,当破冰者代表团去了中国之后,他们决定把这个组织给正规化,所以就开了个会,就名字征求大家的意见,但没有一个名字获得共识。此事,有人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发现与会的一共有48家公司代表在,既然有48家公司,那就不如叫48家集团。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青年破冰者一带一路

6月2日俱乐部“青年破冰者”的年度晚宴上,“破冰精神”和“一带一路”成为了最热门的词汇。班可夫说,作为年轻一代的破冰者,他们的眼光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也符合时代的潮流。

“您觉得,青年破冰者要做些什么老一代的破冰者从来没做过的?”

“青年破冰者们有老破冰们从没有的机会。对于五六十年代的破冰者来说,贸易就是简单的买和卖;经过了几代人的成长,商贸中涉及的领域可以更广、更有趣,甚至有很多领域都是以前根本就不存在的,比如Fintech、人工智能这些概念等等。第一代的破冰者让所有的一切成为了可能,新一代的破冰者就需要尝试更多可能。”班可夫说。

现在的48家集团俱乐部更像一个交流想法、促进合作的平台,通过晚宴或者举办中国新年宴会,举办讲座,让与会者的思想进行碰撞。

当天破冰者的晚宴上,与会者不约而同地都在讨论另一个时代话题:一带一路。

当被问到48家集团俱乐部对“一带一路”的想法时,班可夫说,一带一路的概念也是俱乐部想要学习、传达和教育的概念。

 “一带一路是一个很有历史意义的想法。我记得1981年去中国的时候,我们就去剧院看过一部戏,名字就叫做《丝绸之路上的友谊》(Friendship Along the Silk Road),讲述的700年前,中国和伊朗之间的故事。”

“一带一路的机会和概念,是48家想要学习、传达和教育的理念,它提供了一个中英之间和第三市场合作的环境和进程。现在有很多项目都是中国和英国一起合作,在巴基斯坦、在中亚、非洲等一些国家做一些工作。这是一带一路最迷人的地方,如果想要成功,就要拉动不同国家的优势。

班可夫表示,自己也有很多非洲、中亚地区的客户,这些客户在和英国作生意的同时,也越来越多地将目光通过“一带一路”看向中国。

“虽然我的主要业务都是香港、大陆和英国的贸易,但是也有非洲、中亚、东南亚的客户。我可以说,现在的国际形势让他们更多地想要了解中国,并借助一系列的平台和中国搭线打交道,而一带一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交谈的最后,班可夫提到了中英之间广泛合作中,一个比双方利好的商贸合作更重要的原因:两国对文化传统的执着。

“中国和英国人都很喜欢传统,我们在文化传统方面也有很多共识,丝绸之路、唐顿庄园,这些都是同时吸引两国民众的东西。”

 “最重要的不是我们的不同,而是我们的相同。”


(作者:记者王冬蕾)
标签:中英,非官方贸易交流,班可夫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